追蹤
屍體販賣所。
關於部落格
每個人為自己建了一座迷樓,自己和自己玩捉迷藏。
  • 155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特傳】白と黑

白川主淡下弧起的唇,神色難明地看著另一人。 他沒有辦法、也無從選擇。 即使不捨、即使明白對方的孤獨,他還是得離開。 就是因為不想分離,所以他才會一再離去。 儘管, 任何一個都無法確定,這究竟是對、或錯? 再度勾起笑容,白川主將酒瓶放到了兩個人面前。 「今晚來賞月度良宵吧!小黑。」 臉上是一貫的燦爛笑容,說著的是往常的隨性對話,然而明天又將不同,他明白的。 看向一邊一點都不想搭理自己的另一人,陽光的笑容轉成了深深的苦笑。 「小黑…」 看著對方近乎冷漠的側臉,白川主的雙眸更加暗沉。 「小黑,我明天…」 「我說過了不要那樣叫我…白川主。」 黑色的長髮垂在粉白的肌膚上,打斷未完話語的青年緩緩地轉過頭,看向身旁掛著無奈的白川主,然後再看見被推到眼前的酒瓶。 充滿古意的瓶身,和封蓋上所寫的字明明白白的顯示了酒的年代與純度。 皺起眉,紫色的眼眸瞪向白色的一方,自己的酒量對方最清楚不過了。 「你又想做什麼?」帶著不耐地側過頭,他永遠弄不清對方想做什麼。 「賞月度良宵呀。」嘴角毫不吝嗇的勾起弧度,白川主說的依然理所當然。 「…」 黑山君冷冷地撇過頭,地望向那烏雲密布的夜空,他可不覺得今宵有月可賞。 「哈哈,又沒關係,心中自有圓明月呀!」白川主順勢呼喚有著可愛大眼的女孩為他們備菜餚。 「什麼東西呀…不要擅自…」再次瞪向對方,正待打斷,卻瞥見女孩已經端了一堆菜餚靠了過來。 「耶耶!!莉露也要賞月度良宵!!」女孩將食物佈置完畢後就開始蹦蹦跳跳了起來。 嘆了口氣,他似乎只得認命? 「小黑,阿──」還沒弄清狀況,他就看見一個透明形狀的物體遞到了自己面前。 「這是什…」一張開嘴,神秘物體就已經被塞進嘴裡了。 雖然很想揍那個似乎不知節制為何物的傢伙,黑山君還是無法反抗地吃下對方遞過去的食物。 「好吃嗎?」 「…」即使他很不想認同某個討厭鬼,但是水晶餃滑嫩微帶脆度的表皮,香甜卻又不膩的豆沙裡餡,與清淡的表皮合為一體,實在讓他無法出言否定。 「…還算不錯」邊說邊轉過頭,他實在不想看到某人得意的表情。 白川主看著彆扭的同僚,漾起了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, 「我家小黑果然很可愛。」他一手將後者勾近自己的胸前,一手搓向對方嫩白無比的臉頰。 「呵呵,好軟。」 「走開啦!」黑山君猛烈掙扎著想推開玩弄著他的臉的手,卻只能更加狼狽地跌進對方的懷裡。 順勢地黑山君抱在懷裡,白川主笑得更加燦爛了。 「呵呵…小黑…」輕輕地撥開因掙扎而散亂在黑山君臉上的長髮,白川主低下頭更加地靠近對方,臉上掛滿了讓前者不安十分的笑容。 「怎、怎樣?」黑山君的臉上有些慌亂,過於靠近的氣息讓他有些不知所措。 白川主更加地傾下頭,唇上仍是漂亮的弧度,輕輕低喃, 「小黑,這叫…投懷送抱嗎?」 「…──去死!」 大罵一聲,黑山君使力地想將緊抱著自己的某人推開,卻發現對方的手勁更加地強硬,最終只能看著另一人唇上勾起越來越深的弧度,然後宣告放棄。 「小黑…你不喝酒嗎?」像是對自己的惡行毫無自覺般,白川主的臉上仍掛著動人的微笑,另一手卻已拿起擺在一旁的酒瓶。 「你想做什麼!?」深知對方惡劣性格的黑山君,在對方突然湊近的剎那就有非常不好的預感。 「喝酒呀…」白川主的臉上依舊是微笑多出了淡淡的憂傷,如同参進點點辛紅的白砂糖,微小卻令人無法忽略。 「什麼呀!?…嗚!!」發覺對方的異常之後,黑山君還來不及問出口就被強行灌下了酒──以口對口。 濃烈的酒毫無警覺的灌下喉頭,隨同某種不知名的濃烈情感。 緊密地糾纏在一起了。 而後意識逐漸消散。 朦朧中,他只看的見一雙神色複雜的眼瞳。 以及,深刻的白。 × × × 在一片昏沉中轉醒,習慣性的拉回被子,卻在發現被子毫無阻力地回到身邊之後,猛然想起了什麼似地睜開眼。 「果然…」緊緊地閉上了眼睛,而後又只能認清現實地睜開。 長髮微亂地貼在兩頰,但他卻無思整理。 摀著胸口,黑山君輕輕地皺起眉,每一次地不告而別,他的心就會像缺了一大塊似的,亂得令人發慌。 他曾經咒罵過對方至少要和他說一聲再道別,然而到最後,他卻是先認清事實的那一方。 如果他先知道了,一定會瘋了似的阻止對方離開吧。 唇角微微上揚,黑山君知道自己其實也不太會控制情緒。 而且他們都不懂得如何道別。 儘管那都只是不算長的離別。 但對兩人來說那已經很久很久。 兩個人一直在一起。 一黑一白成對而不成雙。 他相信對於彼此都是絕無僅有的唯一,也知道對方的離開是為了更長遠的未來。 然而對於取回全部的黑石,另一人所需面對的總總困難他感到心疼,對於他的離去感到不捨,對於一個人生活感到孤寂。 他承認自己貪心,不論是現在還是未來,兩個都想要擁有。 抿了抿唇,黑山君嘆了口氣,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坐起身,然後在看見放在身旁的東西後,帶著無奈地勾起了一個淡淡的、卻很溫暖的笑容。 一盆開著燦爛金黃的花。 像太陽一般的金盞花。 屬於守世界才有的物種。 代表著惜別,與自己所珍重之人離別時,予以對方真摯祝福。 金白色綻放著, 耀眼如同白日,就如同那個人一樣。 纖白的雙手輕輕捧起盆栽,黑山君緩緩地步出長廊,拉開了深處的門扉。 然後,在明亮的烈日下,輕輕地放下花朵。 攏了攏垂下的髮絲,黑山君抬起頭,看向綻放滿園的外界之花,輕笑。 他知道的。 象徵著白日的花、代表著的那個人, 總是, 守護在自己的身邊。 「這麼多太陽,似乎有點熱呀…」 他輕輕地低喃。 ──《end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