屍體販賣所。
關於部落格
每個人為自己建了一座迷樓,自己和自己玩捉迷藏。
  • 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特傳】插曲04

 
 
這般的不真實讓他恍惚了起來,
幻覺?
 
但從手上傳來的微微涼意否定了可能。
由皮膚向身體擴散蔓延的觸感,
胸口莫名地起伏。
 
兩人就這樣停格般地盯著對方看,想從其中尋出一絲的軌跡。
 
「那個~不好意思,這是草莓煉乳聖代。」服務生輕柔的聲音恰時地打斷了兩個人無止境的凝視。
 
「……」
「恩阿…學長..?」
 
「…我去一下洗手間。」
 
迅速地將手收回,拋下了隨意的藉口,銀髮飄散。
 
閃身進了洗手間,偌大的場所,只有鏡中的一人。
他認為自己需要冷靜。
──那一剎間充斥了全身的不知名情緒令他無措不已、少見地。
總是主導著先機前進的他向來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。
 
所以 他選擇了逃避,離開那個讓他如此不寧的源頭。
 
將手貼上鏡面,若有所思地盯著鏡中自己那一片混亂的雙瞳。
而在發現自己理不出頭緒後,放棄地闔上眼簾。
 
現在,   他只想逃避。
然後,
冷靜、思考、一如往常。
 
 
 
或許就某方面來說,褚冥漾是勝過他的學長的。
 
少年這時正呆呆地望著桌上快滴落的奶泡,大腦同奶油般空白泡沫化。
到底…是怎麼回事?
 
其實他隱約地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變了調,而且是漸變的──從相識直到現在。
不知何時埋下的種子正以等比數列急速成長。
 
不懂、不明瞭、空白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
「再不吃就融化了。」
熟悉的聲音再度從頭頂傳來,對上少年的卻是恢復平常的淡然眼神。
 
冰炎大方的坐回位子,他決定先將的這種令人困擾的感覺壓下。
「阿!恩…」褚冥漾像是大夢初醒般機械似地開始啃舔著前方的聖代。
後果就是,掉了滿臉滿手的奶霜。
 
冰炎就這麼看著自己的學弟臉頰沾上雪白的冰淇淋,而後非常自然地舔掉滴落在手腕上的,他覺得突然被某種炙熱衝擊。
像是還未發作的休火山在內部奔騰,猛烈而令人窒息。
 
低下頭些微地捂住了臉,他第一次發現到太久沒睡也是會有負作用的。
因為他剛剛竟然有某人很可愛的錯覺…
……
自己果然怪怪的…
徹底的…
 
該回去好好補眠了,他想。
 
「對了,學長你不吃嗎?」褚冥漾看著前方越積越多的甜點,突然有點擔心。
但他現在只看到低著頭不知道在遮些什麼的學長,還有…
 
泛紅的耳根?
 
「學長,你怎麼了?」
「沒…!」
抬起頭,卻看到更讓他驚訝的畫面──
 
對於突然湊近而放大的臉,閃過一瞬的悸動,但隨後被冷靜掩蓋。
平下心境,緊盯著眼前這個一直干擾自己情緒的學弟,冰炎感到一陣不甘似的惱火。
 
一隻手伸過撫上對方的臉,並在少年還反應不過來時,面無表情地,扯了一下褚冥漾軟軟的面頰。
 
「…嗚!」在發現學長在對自己做什麼之後,少年馬上向後逃竄,一逕地跌在柔軟的椅子上,滿臉不可置信。
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待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